合肥在线
合肥在线 » 财经频道 » 金融动态 »

东阿阿胶怎样过“冬至”?

2018年底,东阿阿胶转型痛点已经显现的时候,秦玉峰作为主编,主导编辑了一本《冬至大如年》的书,书中收录了众多当代作家、诗人等来到东阿阿胶参观后写下的相关作品。

立冬已过,冬至未至。

这天刚好是位于两个节气中的“小雪”,被誉为“胶城”的聊城东阿县东阿阿胶城内,一口被重石遮住井口的古井已经迎来送往了一拨拨游客,待到冬至当天,这里会被打开取水,当地开始欢度一年一度的“冬至阿胶滋补节”。

“到时候这里的灯都会点起来,站满了人,秦总(东阿阿胶总裁秦玉峰)会亲自熬制九朝贡胶”,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每年冬至阿胶滋补节的盛况。

阿胶行业老大哥东阿阿胶与当地政府合作举办的节日,至今已经举办了12届。又一届的阿胶节即将来临,这次的东阿阿胶却有些不同。

立冬前的10月31日,东阿阿胶披露了受人关注的前三季度财务报告: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下滑明显。立冬后的11月14日,东阿阿胶董事长王春城宣布因工作原因辞职。东阿阿胶在连续多年的业绩增长下遭遇收入利润双降,也让市场对公司业绩产生担忧。

“今年阿胶行业都不好过,你看看老大就知道了”,一位阿胶生产企业的销售人员对记者说。目前,东阿阿胶清库存仍在继续,除了员工直播卖货之外,公司还在发展工业旅游项目。

立冬后的东阿阿胶:员工直播熬阿胶卖货

11月20日早上九点,东阿阿胶总部的员工已经上班一个小时。在熬胶锅前,一个姑娘戴着围裙忙碌着熬制阿胶糕,左手边,一只手机正在拍着熬胶画面,进行网络直播。

这样的场景在东阿阿胶总部内多处可见,有的员工用手机直播,有的员工还有专门的直播间及摄影机。

今年9月底,东阿阿胶开始正式推出鲜制即食阿胶产品,消费者购买东阿阿胶的主要产品阿胶块,东阿阿胶直营门店或网络销售渠道为消费者加工成更为方便食用的阿胶糕。“双十一之后熬胶人手不够,很多直播熬胶的都是平时办公室里的工作人员抽调的”,一位东阿阿胶员工告诉记者。也有人形容这样的场景为,东阿阿胶的人“都扑到销售上了”。

东阿阿胶相关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清库存仍在继续,整体来看终端销售良好,渠道库存逐渐减少,各项举措还需持续落地。

多年涨价后的清库存状态中,东阿阿胶的优惠力度也较往年加大。

11月19日至20日,新京报记者在东阿阿胶直营门店、工厂店中了解到,东阿阿胶目前的“红标阿胶块250g”产品销售价格为890元/盒,可以由门店或工厂店中的工作人员免材料及加工费加工成为阿胶糕产品。销售人员反复强调,这样的价格实际上为“原产地优惠价”。

11月20日,新京报记者在东阿阿胶的京东自营店看到,东阿阿胶“红标阿胶块240g”的产品价格为1295元/盒,促销价格为999元/盒。

在这样的价格事实上已经较东阿阿胶此前的价格有所降低。2018年2月27日,新京报记者在东阿阿胶的天猫旗舰店看到,东阿阿胶的“红标阿胶块250g”产品价格为1350元/盒,促销后的售价为1199元/盒。2019年7月15日,新京报记者在东阿阿胶的天猫旗舰店看到,上述同样产品的价格为1499元/盒,促销后的价格为1349元/盒。

此前,东阿阿胶的产品不断提升出厂价格,其中重点产品东阿阿胶阿胶块、复方阿胶浆等出厂价、零售价都在不断调整。与不断上涨的价格不对应的是,东阿阿胶业绩下滑明显。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73.38亿元,同比下滑0.46%。2019年1-9月,东阿阿胶营业收入为28.3亿元,同比下滑35.4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2亿元,同比下滑82.95%。

王春城辞董事长引猜想,秦玉峰稳坐总裁位

11月19日,东阿阿胶博物馆内又迎来一批游客。博物馆名为“中国阿胶博物馆”,包括我国阿胶历史、阿胶产业历史及东阿阿胶发展历史等介绍。

博物馆内“新中国成立后东阿阿胶历任厂长、董事长、总裁”的介绍中,王春城的履历还显示为“2015.1-现在任董事长”。数天前的11月14日,东阿阿胶宣布,近日董事会收到董事长王春城的辞职报告,由于工作内容变动原因,王春城申请辞去公司第九届董事会董事长、董事职务,同时一并辞去的还有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

在此之前,王春城在东阿阿胶多年。2015年初王春城在一次换届选举中成为东阿阿胶董事长。同年任职上市公司华润双鹤董事长(2018年底离职)。2018年9月,王春城出任华润三九董事长,今年3月出任港股华润医药董事长。

对王春城此时辞去东阿阿胶董事长一职,市场也提出了多种猜测。东阿阿胶相关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王春城辞任为华润集团正常业务调整,“王春城目前是华润集团高管,根据华润集团相关制度要求,华润集团管理层不应在下属业务单元的子公司或成员企业有具体执行层面的任职;但在华润集团层面,王春城仍主要分管医药板块,且仍然担任华润医药集团的董事长。”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曾在华润集团任职董事会办公室总经理的王春城在东阿阿胶的数年时间中,也并未在东阿阿胶领取工资。东阿阿胶11月14日公告,在新任董事长选举产生前,由公司董事吴峻暂时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公司董事会已同意韩跃伟为公司第九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

中国阿胶博物馆里,讲解员的扩音器内不断传出声音,围绕公司发展史主要介绍的主人公,是东阿阿胶现任总裁秦玉峰。

秦玉峰,这个在东阿阿胶厂内从工人一步步做起的领导,被员工谈及时常用“很辛苦”、“厉害”等形容。

在东阿阿胶官网上的“企业介绍”后紧跟着的就是“总裁介绍”。1958年出生的秦玉峰为山东东阿本地人,16岁就进入东阿阿胶工作,历任科长、处长、厂长助理、副总经理、常务副总经理,负责质量、研发、技改、采购供应、生产制造、市场营销等工作。

1996年,东阿阿胶成功上市。根据东阿阿胶年报,在1999年时,东阿阿胶的董事长、总经理还为刘维志,当时秦玉峰任公司副总经理,并持有部分公司股票。2004年,华润正式控股东阿阿胶。当时的东阿阿胶被市场认为是绩优股却卖得并不贵,华润仅出资2.3亿就拿到东阿阿胶控股权。

2006年,当时东阿阿胶董事长刘维志已经65岁,5月其被聘请为名誉董事长的同时,秦玉峰开始出任东阿阿胶总经理。

从东阿阿胶2005年年报来看,当时的东阿阿胶旗下除阿胶及系列产品外,还有保健食品、医疗器械、药用辅料等产品销售,公司提出的战略为“纵向一体化战略”。秦玉峰上台后,东阿阿胶开始塑造高端品牌形象,倡导的是“实施主业导向型的单焦点多品牌战略发展”,将更多力气聚焦到发展阿胶产品主业。2007年,也就是秦玉峰上台后的第二年,东阿阿胶开始和当地政府联合举办阿胶滋补节。

随后的多年里,东阿阿胶药用辅料、医疗贸易、医疗器械等板块占营业收入比重逐年降低。2012年年报里,医疗贸易这一项无收入产生;2014年年报里,医疗器械这一项已经不在东阿阿胶年报中单独列示。根据东阿阿胶2018年年报,公司分产品类型中除阿胶系列产品外,还包括医药贸易、其他、其他业务3类,这3类产品在2018年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0.77%、12.9%、0.25%。

2018年底,东阿阿胶转型痛点已经显现的时候,秦玉峰作为主编,主导编辑了一本《冬至大如年》的书,书中收录了众多当代作家、诗人等来到东阿阿胶参观后写下的相关作品。

在东阿阿胶建的中国阿胶博物馆门口的石碑上,还展示着秦玉峰的另一个头衔:“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阿胶技艺传承人”。工作人员称,每年冬至阿胶节时,秦玉峰都会在古阿胶井取水,只有其参与主导熬制的阿胶,才能叫做“九朝贡胶”。

连年涨价的阿胶与缓慢消化的库存

秦玉峰上台时,东阿阿胶实行的另外一条重要战略,就是东阿阿胶的“价值回归”,也就是公司历年对阿胶产品的提价。

根据当时的报道及机构研报,东阿阿胶早在2004年就对旗下的阿胶块产品、复方阿胶浆进行提价。2005年、2006年,东阿阿胶也分别实行了提价策略。浙商证券曾在研究报告中表示,东阿阿胶自2005年起至今已经累计提价18次,价格增长20倍。

2018年度,东阿阿胶阿胶系列产品的毛利率为74.98%,远超其他阿胶类生产企业。2018年2月,东阿阿胶的效用如何开始遭到质疑,至今社会各界也有不同的声音,现代医学与传统医学的碰撞下,有的人坚信东阿阿胶的效用,有的人则认为高价购买阿胶是一种心理安慰。

一些普通消费者对于东阿阿胶的价格也提出质疑。今年7月,秦玉峰等人在一次投资者关系活动中回应表示,“现在遇到了外部的环境变化,价值回归走到了比较高的位置”。东阿阿胶今年8月披露的公司2019年半年报中已经表示,“市场对阿胶价值回归预期降低”。

2019年1-9月,东阿阿胶的利润大幅下滑。7月时,秦玉峰等人对投资者表示,“渠道原本靠囤货来盈利,我们涨价所有渠道商都盈利,因为阿胶保质期是5年,如果经销商囤货,差价收益就比较大。现在渠道发生了变化,由靠囤货转为靠周转率,我们顺应渠道变化,进行了降库存的调整,带来了销售业绩的短期波动”。此前在2018年1月,东阿阿胶董事会秘书回答公司存货增加的原因时还表示,主要是驴皮原料战略性储备增加。

新京报记者在多家东阿阿胶直营店了解到,目前在售东阿阿胶大多为2018年生产产品。部分经销商旗下的店铺,大部分也在销售2018年生产的阿胶产品。一家东阿县内的经销商店铺销售人员告诉记者,目前2018年度生产的红标阿胶块可以1600元/斤出售,如果是2017年生产,则可以1550元/斤出售。

那么,这样的清理囤货还要进行多久?东阿阿胶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预计这样的清库存行为要在一至两年的时间内才能消耗掉库存。

根据东阿阿胶账面存货来看,公司的库存商品消耗并不迅速。2018年底,东阿阿胶存货合计为33.69亿元,其中库存商品余额为6.65亿元。截至2019年6月底,东阿阿胶的存货合计为34.64亿元,其中库存商品余额为9.79亿元。截至2019年9月底,东阿阿胶的存货余额合计为33.55亿元,具体明细尚未披露。

经销商手中还剩多少库存?东阿阿胶相关负责人回应记者表示,各地区库存情况不同,整体来看,公司调整期约一至两年。

11月24日,山东省阿胶行业协会会长李贵海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以今年10月份的市场来看,阿胶行业市场没有萎缩。此前东阿阿胶的高速增长数据不是“真实的市场数据”,而是经销商囤货产生,“他们怕东阿阿胶再涨价,反复囤货造成的。价格稳定之后,他们才会开始清理库存”。

全国20个养驴基地,驴屠宰项目未按原计划竣工

在阿胶产业中,从业者常常提到的制约行业发展因素,就是驴皮资源紧缺。

东阿县阿胶行业协会会长赵云峰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驴皮原料存栏量在不断下降,近些年东阿县积极推进养驴产业但供应远远满足不了驴皮的需求,一些公司会从全国各地采购。驴养殖的生长周期长,怀胎率低,可能相对前两年的节点中,存栏量也在逐步慢慢上升。

根据东阿阿胶披露,目前,全国已建设毛驴养殖示范基地20个,在10余个省、区已推开养驴扶贫模式。包括三种各具特色的扶贫模式:一是规模化、标准化养殖模式。二是“政府+金融+龙头企业+合作社+养殖户”的产业化养殖模式。三是金融杠杆+新型经营主体模式。

从东阿县当地收购毛驴,也为当地阿胶企业的原材料来源。11月21日,东阿县陈集乡一个黑毛驴养殖合作社工作人员对记者介绍,每年合作社与东阿阿胶签署收购协议,将养殖的黑毛驴卖给东阿阿胶。

记者从东阿县县政府相关部门了解到,目前东阿县的散户饲养驴已经很少存在,大部分都是以养驴合作社的形式经营。目前养驴合作社有要求养殖规模达300头以上才可以经营。在当地,这样的养驴推广也为扶贫项目,该负责人介绍,合作社与阿胶厂签署收购协议后,这些协议可以为合作社进行担保,银行可以贷款给合作社作为启动资金。

今年7月,秦玉峰等人还在投资者关系活动中表示,“主要原料驴皮情况逐步向好,我们稳定把握原料上端。所以,今后几年原料情况不会出现大幅变化。”

养驴只是一方面。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东阿阿胶的毛驴产业也跟工业旅游相挂钩,此前公司曾提到,要“提升毛驴产业综合价值和体验旅游品牌认知”。

新京报记者11月21日来到东阿阿胶旗下的毛驴博物馆、毛驴繁育基地了解到,该项目已经在接待游客。

此外,在驴加工屠宰上,东阿阿胶仍有项目在建。11月21日,新京报记者来到东阿阿胶位于陈集镇的毛驴屠宰线项目看到,该项目部分厂房已经建好,但仍然有部分建筑未完工,但无施工团队施工。保安告诉记者,目前该屠宰加工厂已经运作,未完工的建筑是做什么的自己并不知情。

在该项目的介绍牌上显示,毛驴加工屠宰项目属于东阿阿胶旗下的毛驴产业链项目,为2017年省重点项目,项目总投资19.89亿元,主要包括毛驴交易中心、9万头毛驴屠宰及深加工、原料处理项目、驴专用日粮产业化建设项目、特色健康工业旅游项目等,计划于2018年竣工投产。

东阿阿胶对外表示,公司的年屠宰十万头毛驴屠宰线投产运营,2019年预计屠宰15000头。根据东阿阿胶半年度报告,公司的驴屠宰加工项目原计划投资1.18亿元,工程进度为55%。

阿胶行业不好过?当地上马多个阿胶项目

如果在东阿县城坐上出租车说要去阿胶生产工厂,司机一定会疑惑,那么多工厂,你要去哪一个?

顺着东阿县的北环路往东,一路上能看到很多阿胶生产企业。11月21日,记者在东阿县工业园内看到,仍有多个阿胶类生产项目正在建设。其中包括山东东阿咏年堂的阿胶及阿胶系列产品生产项目仍然在建、东阿县五季康元食品工程公司的“阿胶系列产品生产项目”在建、济韵堂阿胶规划建设的“鹿角胶机龟甲胶生产项目”在建。根据建设工地前的公示信息,五季康元的阿胶系列产品生产项目的总投资2.3亿元,预计投产后年销售收入可达8.8亿元,利税2亿元。

新京报记者自东阿县有关部门了解到,目前东阿县的阿胶生产企业有93家,其中有“药字号”的2家,保健食品23家,其余属于食字号企业。按照收入2000万元以上、员工总数300人以上的“规模以上”标准,目前东阿县有7家规模以上的阿胶生产企业。

在东阿县,还有东方阿胶、百年堂两家公司在新三板挂牌。东方阿胶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报告期营业收入3194.8万元,净利润187万元,毛利率26.86%,较上年同期的29.67%有所下滑。百年堂2019年上半年为亏损状态,公司报告期营业收入为2837.54万元,净利润为-106.7万元。

东方阿胶的销售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今年阿胶行业都不好过,对于其他情况却不愿意多谈。

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阿胶类企业正在做什么?

11月21日,新京报记者来到东方阿胶看到,公司同样建立了直播间,通过直播介绍来推广产品。对于其他阿胶生产企业来说,做电商渠道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一位东阿县生产企业销售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自己所在工厂做得较多的为代加工业务,也就是俗称的“贴牌”生产,“自己做电商没有做起来,我们没有专业的团队,销售渠道也比较单一”。

除了对阿胶产业本身的销售渠道推广,东阿县当地还在联合东阿阿胶等企业做地方工业旅游。

11月19日至20日,新京报记者走访东阿阿胶旗下旅游产业了解到,目前公司已对游客开放包括东阿阿胶体验工厂、中国阿胶博物馆、东阿阿胶城、东阿药王山、毛驴博物馆几个项目。此外,东阿阿胶将此前的老工厂改造为阿胶主题酒店。记者在走访中,不时能看到有坐着游客的大巴车进入东阿阿胶产业园,以中老年游客为主。

11月20日,记者在东阿阿胶工厂体验店中了解到,目前东阿阿胶旗下已经有研发出尚未上市的护肤类产品,已经上市的熟驴肉产品“黑驴王子”、蓝帽子阿胶枣等。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东阿阿胶还有部分关于工业旅游类的项目仍在建设。根据东阿阿胶2019年半年度报告,公司重要在建工程还有毛驴博物馆装修及展陈项目、东阿阿胶聊城博物馆项目、旅游服务区景观项目、老厂房改造项目、东阿阿胶乐活中心项目,上述项目的计划总投资分别为798.7万元、752.54万元、2861万元、5490万元、4575.3万元,报告期末工程完成进度分别为100%、100%、92%、70%、99%。

11月22日,东阿阿胶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公司发展工业旅游项目主要是向体验型经济转变,旗下的工业旅游项目已经在2018年度接待游客182万人次。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目前东阿阿胶年报中并未单独示列工业旅游类业务产生的收入。在2018年年报中,东阿阿胶按照产品分类中的“其他”产品产生营业收入9.46亿元,营业成本8.49亿元,毛利率10.3%。(记者 李云琦)

编辑: 娄倩云 返回合肥在线首页
直播:2019首创置业·奥跑中国合肥北城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