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在线
合肥在线 » 新闻 » 合肥新闻 » 合肥新闻 »

85后妈妈打“大灰狼”40天,隔离后最想做......

讲述者:杨琳琳 安徽省第四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中国科大附一院(安徽省立医院)呼吸与危重症科护士

讲述时间:2020年3月23日

文字整理:合肥在线记者 李磊

3月23日下午,巢湖岸边,酒店的阳台上,杨琳琳正捧着一本周国平的《我喜欢生命本来的样子》,电话铃声将她从散文世界里拉回到了现实,“喂,快递吗?”得知记者打电话的缘由后,她才缓过劲来。在武汉时,因为长时间穿防护服,戴口罩、护目镜 ,脸上捂出很多湿疹,她的亲戚朋友给她寄眼药水、药膏;因为有末端食道炎,她的护士长怕她吃不好,经常给她寄米糊养胃……自3月18日随首批返程的安徽省支援武汉医疗队队员达到合肥后,杨琳琳一直与战友们在巢湖集中隔离,离开家40天,她说,隔离结束的第一件事就是冲回家抱抱三岁的女儿。

微信图片_20200325222757

在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的杨琳琳

“宝贝,妈妈要去打‘大灰狼’了!”

大年初二那天,我是大夜班,初三上午8点下班后就回家休息了。下午,我正在带孩子,手机接到一条信息,大概的意思是“湖北疫情严重,我们要去支援湖北,希望有意愿的可以报名参加”。我的第一反应是报名。首先,我从2010年毕业后就进入安徽省立医院呼吸与危重症科工作至今,在这10年里,我积累了一定的危重症护理护理经验,每个人都要体现自己工作的价值;第二,那几天,我看到有这样一则新闻,武汉的一线医务人员,因为抗击疫情,很久没有见到自己的孩子,给我感触很大,我想同样作为医务人员,我应该要去帮助她们。于是,我当时就报名了。后来听护士长说,我是全科室第一个报名的。

当天,我把报名的事跟家里人说,他们也很支持,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是三岁的女儿,因为这次我真的不知道要离开她多久。

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武汉的确诊人数还在持续上升。2月12日晚上10点左右,微信上又来了一条信息“明天要出发了”。因为前期我们已经得知武汉疫情的形势,知道工作的基本流程,于是我开始连夜收拾东西,哪些忘了带,哪些带的不够,连夜去买。其间,我想了很久,怎么跟女儿说呢?我帮她洗完澡,我就跟她说“宝宝,妈妈跟你说个事情,妈妈明天要去武汉了,因为武汉有很多细菌跑出来了,很多叔叔阿姨哥哥姐姐都生病了,妈妈要去抓细菌。”她犹豫了一会儿,“妈妈,你是不是要去打‘大灰狼’?”“对,对,妈妈要去打‘大灰狼’了,妈妈只要完成工作,第一时间就回来了。”当晚,我一夜没合眼。

2月13日中午12点多,爱人带着孩子送我去医院门口集中乘车。大巴开动时,爱人和孩子朝着大巴车使劲挥手,那时我实在绷不住了,眼泪夺眶而出。

当天下午6点,我们乘坐飞机从合肥新桥机场出发,到武汉已经天黑了。下飞机后,队员们乘坐大巴车先行达到武汉宜必思酒店,再有人专门把行李和物资统一运过来。我记得我们在酒店等了很久行李和物资才到,因为车停的地方离酒店门口还隔着一条小道,我们就排成人桥,一个接一个地将行李运至大厅,物资运至酒店门口。那天晚上,我们回到房间已经凌晨2点半了。

进入房间后,第一件事是消毒,然后将房间划分为清洁区、半污染区、污染区,严格执行消毒隔离。根据安排,我们将要接管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感染病区六病区。第二天,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后,我们正式接管病区。

“穿脱防护服是一大挑战,脱一次要洗20次手”

2月14日下午,我们在武汉的工作开始了。作为护理人员,我们负责给病人发放一天三餐的饮食,给危重症患者完成喂饭、清理大小便等基础生活护理,每日按时给每位患者发放口罩,每个患者按时间段进行静脉治疗、雾化吸入治疗,按时间点发放口服药物及中药,监测每位患者的血氧饱和度并观察氧疗患者的用氧效果,按时间段监测患者的体温、监测糖尿病患者的五点血糖、监测患者血压,记录每位患者护理记录,每日完成医嘱核对执行,完成每班次的物品清点。夜班还要完成病区消毒工作。

微信图片_20200325222811

杨琳琳正在为患者做雾化吸入治疗

这些工作本身对我来说已经很熟悉了,因为我一直在重症病房工作,见惯了重症病人,以及各种仪器,这些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是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要穿着防护服工作,这对我们来说是一大挑战。

培训时,我们看过穿脱防护服的现场教学,自己也练习了很多次,但正式工作后,面对的是真正的患者,与病毒近距离接触。防护服的穿脱是否规范,直接影响医务人员的自身安全。

在穿防护服时,全部操作流程很繁琐,但却不能有一丝一毫马虎,包括七步洗手、戴帽子、戴口罩、戴手套、穿防护服、穿靴套、戴防护镜、戴二层手套,再戴帽子、戴口罩、穿隔离衣。然后队友之间还要相互检查密闭性,保证完全不让皮肤暴露在空气中。

一开始因为我们不熟,每一步都要特别小心仔细。等到下班脱防护服的时候,才知道原来穿与脱相比,真是“小巫见大巫”了。脱防护服时,每脱一件就要洗一次手,整个脱完至少要洗20次手,花费近30分钟时间。这期间,动作要缓,防止产生气溶胶传染,每一步都不能出错,一旦出错就有被感染的风险。

“9小时不吃不喝,胃酸灌进嘴里只能咽下去”

防护服给我们带来的挑战还不只是穿脱,正常的工作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我们采取轮班制,每个班7个小时,加上排队穿脱防护服的时间,有将近9个小时,这期间我们戴尿不湿工作,且不吃不喝。

这对于我来说也是从未经历过的。我一直患有末端食道炎,有一次我上早晨8点到下午2点的班,中午最饿的时候,胃酸一下涌了上来,涌进了口腔,很难受,当时也不能吐出来,否则就会污染防护服,增加感染风险,然后我强忍着咽了下去,那种滋味我永远不会忘记。

微信图片_20200325222734

杨琳琳的护目镜上起的水雾

还有一点就是护目镜起水雾。因为穿上防护服之后,里面是密闭的空间,穿久了就会产生水雾凝结在护目镜上,眼睛面前全是水看不清。这是大家都会遇到的问题。我们从网上也查了很多去雾的方法,包括用喷防雾剂、涂抹洗洁精、擦洗手液,刚擦上可以管一段时间,但渐渐都不管用了。每次护目镜上水雾多的时候,我只能使劲摇头把水滴摇下去,看不见就摇,看不见就摇,一直到下班。本身穿上防护服,呼吸就不太顺畅,基本上每次到快下班的时候,大家都是处于缺氧的状态,浑身是汗,头晕、头晕、头昏时常发生。

所以你要问我,每天什么时候最开心。我们的回答不是吃饭、睡觉,而是每天脱掉防护服,换下旧口罩带上新口罩的那一刻,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空气,有一种重生的感觉。

“病人的一句关怀,让我觉得所有的付出都值得”

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感染病区六病区共有64张床位,从我们去的第二天下午就开始收治病人,全部为重症患者。虽然他们呼吸困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院,但很多患者却很乐观,这也让整个病区不是想象中的那样沉重。

微信图片_20200325222722

杨琳琳为患者“点赞”

我们每天早上要给病人量一次血氧饱和度,对于一些血压高的患者,每天早上还要去测血压。18181病房有一个奶奶,虽然我记不起来她的名字了,但她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刻。每次不管什么时间,只要我进了她的房间,她都会跟我说“小姑娘,辛苦了!”。就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辛苦了”,让我感到特别温暖。

有一天早晨5点多,我去给这个奶奶测血压,当时因为我的护目镜里全是水,加上病房里没有开灯怕影响其他病人休息,光线很暗,我必须凑得很近才能看清血压仪上的数值。就在我弯着腰低下头看数值的时候,这位奶奶立马紧张地捂住了自己戴着口罩的嘴巴,对我说,“小姑娘赶紧站起来,不要离我这么近啊,感染了怎么办?你要学会保护自己,你还有家人,他们都在等着你呢!”

当时,我真的很感动,在这样的时刻,还有人关心你是多么幸福的事情,我觉得我们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也渐渐适应了这种特殊时期下的护理工作,我们穿脱防护服更快更熟练了,对每个病人的病情特点也更加了解了,每个病人都得到了我们专业细心的护理。3月初开始,病人陆陆续续出院了。3月15日,我们病区的所有病人全部出院。我们将整个病区规整后移交给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

3月17日上午,我们召开网络会议时得知我们圆满完成了这次支援的任务,明天就要回合肥了。其实就在这之前,我们已经做好转战下一个战场的准备,根本没有想过马上可以回家了。因为没有期待,反而没有太兴奋,只为自己能任务完成而感到高兴。

“志愿者最辛苦,谢谢你们的一直陪伴”

明天就要回家了。回想起来武汉的每一个日夜,让我感动的不仅仅是医务人员的恪尽职守、无私奉献,患者乐观的心态和大家一起努力的坚持,还有武汉的志愿者。他们从武汉发生疫情开始就离开了自己的家庭。我觉得没有他们,我们也很难圆满完成任务。

微信图片_20200325222955

杨琳琳留在酒店房间的感谢信

因为,每天与我们朝夕相处的除了队友、病人,就是这些志愿者。他们包括酒店里的工作人员、居民志愿者、接送我们的司机师傅等等。每次我们下班时,不管是凌晨还是晚上的任何时间,只要一个电话,他们就会赶来接送;每次不管我们回去多晚,他们永远在门口等着,总是问我们饿不饿,要不要吃的……

3月17日下午,我想明天我们就要离开武汉了,也不知道如何感谢一直为我们服务的这些志愿者,而我又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就留一封感谢信吧。

微信图片_20200325222802

离开武汉的前一晚部分队员与志愿者合影留念

“今天是在武汉的第35天,回想起刚来的这一幕幕,满满的回忆。在这里让我看见了志愿者们的无私奉献,一切都看在眼里。英雄无论出处,他们值得我去尊敬,很开心有幸入住这里,与大家并肩战斗。”“在这里跟家人一样,也许太多的言语描述出来都过于苍白。突然接到撤退的消息有点感伤,对于宜必思真的非常不舍,我是一个念旧的人,住在哪里习惯了就不会去挪动。感谢你们在条件艰苦的时刻给我们准备茶叶蛋、银耳汤、水饺、鸡蛋面……你们真的很好!”

我认为没有谁为你做什么是应该的,我们要学会感恩。

“等明年这个时候,要再回武汉看盛世繁华!”

自武汉回来,已经隔离5天了。现在每天还保持着正常的工作作息。这几天,我们一直在锻炼身体,早晨起来要做早操、跑步,晚上也要慢跑。因为我们在武汉的一个多月,长时间穿着防护服,经常缺氧憋闷,所以现在我们要通过适当的有氧运动保持心肺功能稳定,把身体调养好,准备投入到下一阶段的工作中。

微信图片_20200325222907

杨琳琳温馨的一家三口

第35天,5640小时,只有亲身经历过才知道人间百态,只有尝遍苦难才明白活着是多么美好。以前,我对女儿的要求很高,总想着要把她培养成多么优秀的人,现在我的观念改变了,我觉得没有什么比平安、快乐更重要。

等隔离结束,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去抱抱女儿,自从2月13日离开合肥,40天没见到了,从来没有离开过她这么长时间。然后,我要带着她去孤儿院看望那里的小朋友,武汉的经历让我懂得了什么是感恩,将来我也要把孩子培养成一个懂得感恩的人。

还有,这几天我和几个队友已经说好了,等到明年这个时候,我们要再回武汉,还住原来的酒店,看一看曾经的战友不戴口罩的样子;我们要赏尽武汉美景,看一看武汉的樱花;我们还要自信的走在武汉的街头,看一看江城崛起的繁华……那是我们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记者手记:话语间我感受到的是力量与希望

83分钟41秒,这是我和杨琳琳打这个电话的时长。在这一个多小时里,如果不是我一次又一次的打断,估计20分钟就结束了。因为从她的话语中我可以感受到,在她看来,很多的工作都是“理所当然”,没什么可说的——放下家庭冲进当时最危险的武汉是“理所当然”,患有胃炎9个小时不吃不喝是“理所当然”,每天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憋的大脑缺氧时也是“理所当然”……而我想,恰恰就在这个时候,她们是当之无愧的英雄。

杨琳琳今年刚刚30周岁,在我采访的很多支援湖北的医护人员中,这个年龄段是主力军。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当我们封闭在家,谈病毒色变之时,年轻的她们却毫不犹豫选择逆行风暴中心,近距离与病毒作斗争。

采访中,每次问到细节,杨琳琳都会耐心地给我解释,她还给了发了很多在武汉时的照片,但即便如此,我至今也无法想象她们在武汉真正工作时的场景,更不能感受她们每天与感染者零距离接触时是何种心态。

正如杨琳琳所说,只有亲身经历过才知道人间百态,只有尝变苦难才明白活着是多么美好。就这样一个比我年龄还小,在电话中嘻嘻哈哈的准90后,让我感受到的是一种无穷的力量和未来的希望。

就在我采访杨琳琳的第二天,一个疫情以来最令人振奋的消息传来——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告,从4月8日零时起,武汉市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复对外交通,离汉人员凭湖北健康码“绿码”安全有序流动。

武汉“解封”!逆行者,了不起!

编辑: 李磊 返回合肥在线首页
一城一校 倾城赏樱——中国科大南迁50周年特别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