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在线
合肥在线» 新闻» 国际新闻» 国际热点»

入哈萨克斯坦维和 集安组织能量有多大

[环球时报记者 玉山禾 柳玉鹏 古丽孜依·白山 谷棣]“迷你版北约”“缩减版的华约组织”“独联体的核心版”,这些都是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简称“集安组织”)被贴上的标签。今年是集体安全条约签署30周年、集安组织正式成立20年,谁也没有想到,新年伊始就赶上成员国哈萨克斯坦国内出现骚乱,按照条约规定,该组织在哈国局势濒临失控时第一次向成员国派出维和部队。这下可让一些本来就对集安组织有猜测和非议的西方国家感到“不爽”,担心“俄罗斯正试图通过该组织找回昔日的荣耀”,更加有了对抗北约的资本。但在集安组织成员国看来,这个区域组织正日益成为阻挡外部势力在本地区搞“颜色革命”的“防火墙”,也是打击恐怖势力、维护稳定的“灭火器”。

哈主流舆论说“患难见真情”

1月6日,当训练有素的集安组织集体维和部队俄罗斯先遣分队抵达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时,距离该组织应哈总统托卡耶夫要求宣布向这个中亚大国派遣维和部队仅过去8个小时。据俄哈等国媒体报道,仅1月7日,俄罗斯、白俄罗斯、亚美尼亚、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五个集安组织成员国就向哈派出2500名维和部队士兵。

除哈总统发表电视讲话感谢集安组织对哈国的支持外,据哈萨克斯坦新闻24频道报道,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阿巴耶夫表示,集安组织派来的维和部队不从事“清理”暴徒的工作,只负责保护和看守的工作。哈外交部第一副部长努雷舍夫表示,集安组织部队的到来是暂时的,“也许是几天或几周,这都取决于哈的稳定情况”。哈议会下院议员萨依洛夫表示:“正因恐怖袭击,哈方才求助集安组织,我们一直都是集安组织的成员,等国家稳定了,维和部队就会撤退。”在该频道网站的评论区,有哈国网民表示:“感谢兄弟国家的维和部队!”“请集安组织过来是对的,不然乱套了。我们普通老百姓只想要稳定。”“集安组织只能在外部入侵时才能来帮我们,他们不可以掺和我们的内部问题。”但也有网民称:“我们的独立时代就这样结束了!”

对一些网民的不理解,哈总统战略研究所学者克什肯巴耶夫的解释是:“我们迫不得已才走到这一步。集安组织最重要的职责就是保护我们不受外部攻击,这仅仅是为恢复哈国稳定而采取的措施。”哈欧亚一体化研究所的一位学者表示:“以前集安组织对我们来说是学习、交流的平台。集安组织的成立就是为了相互保护。成员国都是战略伙伴关系,彼此有明确的分工。任何国家都无法保证不发生这种灾难,如果说此次相助之后我们就欠他们,这是毫无依据的。患难见真情,我们有很多朋友,这是我们独立30周年的成果,这是我们奉行有效外交政策的结果。”

哈萨克斯坦确实很看重出手相助的集安组织。俄新社7日报道,1992年,哈萨克斯坦就和亚美尼亚、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签署《集体安全条约》。不久之后,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和白俄罗斯也加入其中。但乌、格和阿1999年退出该条约。后来,乌重新加入条约,然后再度退出。目前,该条约只有6个缔约国:亚美尼亚、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和塔吉克斯坦。清华大学俄罗斯研究院副院长吴大辉教授告诉《环球时报》记者,1992年虽然独联体相关国家签署了《集体安全条约》,但2002年5月才正式成为集体安全条约组织(集安组织),也就是由一个条约变成了以条约为核心的地区安全同盟机制。今年正好是这个区域安全组织成立20年。20年以来集安组织第一次以集体维和部队的形式整体向一个成员国派出维和部队,开创了派部队支持成员国维稳的先河。

集安组织可以说是俄罗斯打造的“独联体核心版”。正如前文所述,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和乌兹别克斯坦三国也曾加入《集体安全条约》,但后来因种种原因而退出。据《环球时报》记者观察:集安组织现有其他五个成员国,从政府到民间对俄罗斯的感情都比较友好:吉、塔两国经济相对较差,大量国民在俄罗斯打工挣侨汇,并且从能源到安全领域一直依赖俄罗斯的保障;白俄罗斯是俄罗斯之外俄语普及率最高的国家,甚至有些国民根本不会国语——白俄罗斯语;亚美尼亚虽然被一些国际媒体分析称正在“去俄化”,但与俄的紧密联系依然是亚美尼亚国内安定的重要保障;按照俄罗斯《观点报》的说法,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有7000多公里的共同边界,数百万俄罗斯人居住在该国,许多俄合资企业在哈萨克斯坦运营,俄罗斯在该国还拥有重要的战略设施,例如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或铀矿等。

“不会什么事情都出手干预”

虽然集安组织定期举行峰会,但大多是闭门会议,不对记者开放。《环球时报》记者曾通过该组织官网报名参加一些学术会议和新闻发布会。在与俄罗斯专家的交谈中,他们普遍认为集安组织是俄罗斯保持地区影响力的重要工具。当记者问到集安组织如何与北约作对比时,他们也承认其活跃度是较低的,并强调这与一些成员国并不处于地缘政治冲突的前沿相关。有一位塔吉克斯坦专家告诉记者:“由于我们的国家安全受阿富汗局势影响,且本国无力独立应对,因此加入集安组织对塔来说是必要的选择。”

俄“自由媒体”网站评论说,在哈萨克斯坦局势发生灾难性发展的情况下,俄罗斯及其在集安组织中的最亲密盟友在全世界面前以异常果断、强硬和迅速的方式采取行动。但实际上,集安组织不是什么事情都会出手干预的。2020年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发生纳卡冲突,亚方曾表示,基于“集安条约”,俄在必要时可以履行保护亚国的义务,“纳卡地区的亚美尼亚人期待俄罗斯的帮助”。但俄总统普京认为,鉴于阿亚双方军事行动并非在亚境内进行,集安组织的集体防卫机制不适用于纳卡冲突,集安组织暂不需要动用它的“杠杆”。在2021 年春季塔、吉两国发生边境武装冲突期间,集安组织也只作为“外部观察员”进行调解。在白俄罗斯的大规模抗议活动中,集安组织也没有采取这样的行动。而针对哈萨克斯坦,仅在1月5日深夜,哈总统向集安组织合作伙伴寻求帮助几小时后,集安组织安全委员会就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向哈派出维和部队。

“多年来集安组织快速反应部队在训练场演练的内容在哈萨克斯坦派上用场。”俄军事专家穆拉霍夫斯基这样评论集安组织的这次行动。他认为,维和部队显然将承担保护和保卫具有战略意义设施的任务,如哈国的核能企业、空间监测站、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萨里沙甘训练场以及重要的军事设施等。另外,哈境内有铀矿企业,恐怖袭击或人为灾难不仅会伤害该国,还会伤害到邻国。

2010年吉尔吉斯斯坦发生“颜色革命”后,集安组织为吸取教训开始完善自身维护成员国安全的法律安排,逐步建立起集体行动的机制。集安组织的维和部队是在2010年12月宣布成立的,此次入哈维和正是依据《集体安全条约》的第二和第四条款,以及《关于维持和平行动协定》的相关规定作出的。《集体安全条约》第二条明确指出,如果集安组织成员国安全、稳定、领土完整和国家主权受到威胁,各成员国应立即进行协商,协调立场,并采取和执行集体措施。正如哈萨克斯坦国家行政学院外交研究院教授塔伊西娅·马尔蒙托娃所说:“在我们困难的时候集安组织会来帮忙,如果他们遇到困难我们也会鼎力相助。就是说,这里没有任何形式的补偿和支付。”

而一些西方媒体竟然仍质疑集安组织这次向哈萨克斯坦派维和部队行动的合法性。美国“自由欧洲电台”称“俄出兵决定绕过杜马,由总统普京直接批准”,并渲染哈反俄情绪将因俄罗斯部队的长期驻扎而高涨。吴大辉认为,肯定是某成员国境内遇到威胁,集安组织才会采取集体行动——这是该组织集体行动的逻辑。考虑到塔吉克斯坦曾和阿富汗塔利班关系不睦,加之塔国国内也面临恐怖组织威胁,因此,在涉及阿富汗局势的问题上,集安组织也采取相应行动,如在阿塔边境地区进行大规模军演、以整体形式向塔提供武器装备和派驻顾问团。未来如果在成员国中出现哈国骚乱这样的情况,集安组织有可能再次派出集体维和部队。不过,哈国骚乱给集安组织一个巨大的震动——认识到该组织的反恐中心运转还不是十分顺畅,因此要加强各成员国在反恐情报中心框架下的交流,及时发现情况及时预防,而不是等到真有成员国乱了后再派兵。

俄罗斯打造的“联盟品牌”

法国智库地中海战略研究基金会总裁奥瑟尔近日表示,集安组织是一个“迷你版北约”,是“华沙条约组织的残余架构”,只是相比有70多年经验、30个成员国的北约要弱很多,特别是俄军事影响力无法与美国相提并论。谈到这个话题,吴大辉表示,欧美国家一直也将集安组织看成是“缩减版的华约组织”,并认为它的影响力仅限于独联体地区。

事实上,集安组织成员国和北约都有联系,如加入北约的和平伙伴关系计划。有的还和包括美国在内的北约成员国有军事上的合作,这些因素在某种程度上阻碍了俄罗斯将集体安全组织用于对抗北约的东扩。

还有些西方学者认为“集安组织有苏联影子”。 美国智库欧亚集团研究员特尔特里认为,集安组织被认为是“俄罗斯面对北约的一种制衡”,该组织“需要依靠俄军的投射能力”,否则就没什么影响力。《外交政策》网站的文章担心以俄罗斯人为主的维和部队长期驻扎哈将对这个中亚国家的对外政策产生更多影响。相关报道援引匹兹堡大学中亚和南亚问题专家詹妮弗·布里克·穆尔塔扎什维利的话说,哈邀请集安组织维和部队意味着该国放弃其平衡中国、俄罗斯、美国和欧盟的多元外交政策。

俄新社6日以“集安组织在哈萨克斯坦经受战斗洗礼”为题报道说,从集安组织集体安全理事会通过有关决定到维和人员进驻哈萨克斯坦,只花了大约半天时间。这次行动表明,“普京又赢了所有人”,而且人们突然发现,在俄方成果惊人的背后使用的是集安组织——曾被视为后苏联外交政策建设的“死胎”。文章认为,俄罗斯领导人近些年一直在努力为其注入活力,让该组织重获生机。在哈国的行动表明,集安组织正在全世界的注目下接受一场战斗洗礼。事态发展已表明,哈国并非孤身面对危机,后苏联地区的集体安全突然之间不再是虚拟概念,而是真实存在。

俄罗斯“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学术委员会主任费奥多尔·卢基扬诺夫近日撰文说,集安组织就像一个“联盟品牌”,这次在哈国的行动给了莫斯科更多展示的机会,同时进一步证明该联盟存在的价值。卡内基莫斯科中心主任德米特里·特列宁认为,集安组织部队首次联合行动是对这一组织的严峻考验,“如果俄罗斯成功,那将是一项伟大的成就”。

而在吴大辉看来,集安组织未来会成为俄罗斯进一步整合后苏联空间军事一体化的平台,而欧亚经济联盟则是整合后苏联空间经济一体化的重要平台,这两个平台可以说是俄罗斯增强对后苏联空间影响力的两大支柱。他还强调,集安组织和上合组织的成员国中有四个是重叠——俄、哈、塔、吉,两个组织的反恐中心之间也有密切合作。目前,两个组织之间还没有进行过涵盖所有成员国的军演。此外,上合组织不是一个军事同盟组织,没有类似集安组织对外可以采取一致军事行动的条款。

编辑: 汪永祥 返回合肥在线首页
合肥市庐剧院建院70周年剧目展演——新古典庐剧《孔雀东南飞之焦仲卿妻》